申博Sunbet官网申博Sunbet官网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9 x 4 x 8 x 7 = 2016,这被众人笑称 9487 狂到不行的一年里,群众集资对你我来说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

群众观点编辑群(对,就是我们)将 2016 年发生的国内外大小事细细梳理、彙整出群众集资 10 大焦点议题,有些你一定有印象,有些你也许现在才知道,无论如何,只要愿意读完都很好!

不多说了,这就开始吧:

01. 众力时代:众志成城的年代

家喻户晓的「自由女神」,原来是靠群众集资才得以站稳?群众集资一路演变至今,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2016 年台湾首度举办《众力时代》亚洲国际群众集资年会,以「体验展览」与「国际论坛」娓娓道来群众集资在台湾的发展。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体验展览 将一天 24 小时切分成「客厅」、「卧室」、「书房」等数个情境区域,结合上百件群众集资专案现场展示 ,有新潮的科技产品、质感迷人的设计,也少不了社会议题相关的出版品。走完一圈就会发现,每一个推翻常态的改变都是在群众的力量下实现。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国际论坛则邀请来自美国、日本、中国、菲律宾、台湾共 25 位讲者,其中既有 Indiegogo、Makuake、群募贝果、啧啧等群众集资平台方,也有金萱、鲜乳坊、ARRC 等经典专案代表,更少不了 BackerKit、贝壳放大等提供相关服务协助执行集资计画的公司;从一般民众到业界人士,都能在扎实的议程里对群众集资有更深层的理解与对话。

02. Pebble 的大起大落

智慧手錶 Pebble 的 2016 年大概是命运交响曲,有最澎湃的风光,也有戛然而止的错愕神伤。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Kickstarter 开站至今累积 30 多万件专案,集资金额最高的前五名里就有三件是由 Pebble 团队发起,怎能不风光?Pebble 不仅是群众集资平台上的传奇,也是智慧手錶市场的闪耀新星。

2016 年 5 月 Pebble 推出的二代「Pebble 2」一上线就引来大批赞助者抢着支持,再度交出亮眼成绩后还不到半年,同年 12 月突然传出 Pebble 被 Fitbit 併购的消息;沉寂数日后团队发出声明,证实了这个让粉丝心碎流泪的答案:「Pebble 将不再生产、推广或销售任何新产品」。

03. 婚姻平权相关专案

2016 年婚姻平权议题沸腾,随着年底几次大型动员,相关集资计画也在短期内迅速得到声援。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由法律白话文运动紧急发起的广告集资在上线一小时内顺利达标,总金额足以买下三大报头版广告;彩虹巴士串连北、中、南力挺婚姻平权的民众齐聚凯道,「全民挺同婚」则别具巧思地规划与同志运动密切相关的回馈项目,至集资截止时累计高达 7,319 人参与、赞助金额破千万台币。

这踊跃的赞助情形也让不少人想起 2014 年 318 学运期间,聂永真设计的黑底白字「Democracy at 4am」 登上纽约时报国际版全版广告,当时三千多名网友在三小时内集资挣来曝光机会,集资总金额累积到 694 万元。

重大议题在台湾社会引发的赞助驱动力向来不容小觑;愤怒有时候没有用,有时候很有用。

04. 月亮杯迎向最后一哩路

2015 年底,台湾女性凡妮莎发起「月亮杯」集资连署,以一句「妳一年缴多少『月经税』?」开启一连串关于女性生理用品使用权益的讨论,并成功得到 6 千多人的赞助支持。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月亮杯对欧美人士而言不足为奇,在台湾却因受限于法规限制,成为许多女性眼中一个神秘又遥远的影子,诸如「为什么要改用月亮杯?」、「月亮杯该怎么用?」、「使用月亮杯会有卫生疑虑吗?」,都是大家常问的问题。

凡妮莎原订于 2016 年将月亮杯出货给赞助者,但这过程不仅是製造产品本身,还得将实体送交卫福部审查、通过临床实验,经核可后才能正式上市。面临种种难关,凡妮莎 4 月时深感抱歉地向赞助者发出延迟出货通知,但也诚意十足地仔细说明计画执行进度。

到了 11 月,漫长的最后一哩路捎来好消息!几经波折的月亮杯得到卫福部食药署正式回应、即将核发药证,预计今年起,台湾女性就可以自由地在商店或网路页面购买到月亮杯。

05. 周子瑜、义大犀牛、陈金锋,群众集资帮帮忙!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2016 年 1 月,韩团 TWICE的台籍成员周子瑜被迫对着镜头道歉,只因她曾在节目上挥舞中华民国国旗、韩国经纪公司担心演艺事业被中国封杀,因而下出道歉指令。影片里她憔悴无辜的模样让很多台湾网友既心疼又愤怒,开始有人问: 「我们能集资把子瑜的经纪约买回来吗?」

2016 年 6 月,中职义大犀牛在召开临时董事会后发表声明,希望能将球队转卖给企业团体。但,谁要来接手呢?众说纷纭之际,开始有人问: 「我们能集资把义大犀牛买下来吗?」

2016 年 9 月,在陈金锋的引退之战前,有厂商打造锋哥专属雕像并举办揭幕仪式,但众人一看才发现不妙,斥资千万却质感鬆散。开始有人问: 「我们能集资为锋哥重新建一座雕像吗?」

从以上引起热议的新闻事件里可以观察到,群众集资逐渐被台湾人期待成扭转事态的一种思考,儘管这三则事件最后都基于各自考量而没有成案。

06. 群众集资平台再进化,贴心功能频登场

为强化自家功能、拉近提案者与赞助者之间的距离,各大群众集资平台都在 2016 年推出重要的新服务,像是赞助者常会担心款项是否真正用于专案本身, GoFundMe 为此推出「退款保障机制」,试图减少集资款项被不当利用的争议; Indiegogo 不久后也跟进这项机制。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在提案者方面, Indiegogo 提供「隐藏版回馈项目」设定,Kickstarter 则在 7 月宣布向亚洲市场敞开双臂,开放新加坡、香港的团队直接提案,无需取得欧美身分证明或公司注册、银行帐号等资料;此外,顺应 2016 年全球疯直播的时势, 年底 Kickstarter 也端出“Kickstarter Live”直播功能,让提案者能在 Kickstarter 上以有趣的 live 内容和网友分享、互动。

还没完呢, 随着人们对于产品集资截止后的通路规划愈趋重视,Indiegogo 新推出的“ Indiegogo Product Marketplace ”甚至也开放未曾集资的团队使用,而 Amazon 亦加入战局成立“Amazon Launchpad”,为新创公司的群众集资产品提供强而有力的销售管道。

07. 美国股权集资限制鬆绑

2016 年 5 月美国股权集资限制大幅鬆绑,原先新创企业只能向天使投资人进行股权融资,但《初创企业推动法案》( JOBS Act) 通过后,任何有意愿、有闲钱的投资散户,比如你、你的爸妈哥哥姐姐,甚至阿公阿嬷、邻居阿姨,只要成年,都能透过网路加入股权集资的行列。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将目光放回台湾,我们有没有可能也迎来这一天?身为 CCA (Crowdfund Capital Advisors) 共同创办人、同时也推动 JOBS Act 通过的 Jason Best,在来台受访时诚恳地表达个人意见:

「我得很抱歉地说,台湾现在法规还不够成熟发展股权集资。」

08. 独立集资成趋势

台湾吧《大抓周计画》、鲜乳坊《小瓶鲜乳认养新牧场计画》、台东圣母医院《太麻里部落厨房集资计画》⋯⋯,这些 2016 年的群众集资计画不仅多次亮相于各大报章媒体,还有一个共同特色:以自架官网取代集资平台。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独立集资是相对于平台集资的另一种形式,它能让团队有更弹性的集资期间、客製化的页面,并即时完整掌握赞助者资讯,尤其适合集资规模庞大、需要长期经营的集资计画。

若将平台集资喻为一幅有框架的拼图,那么独立集资就是创意无穷、自由无限的乐高积木!

09. 台湾步入「订阅式集资」元年

提到「群众集资」,你很容易联想到「为了推出某项产品或执行某项计画,向群众寻求支持」——这确实是群众集资最常见的形式,但 2016 年另一种「订阅式集资」则越来越常在台湾人面前出现,为台湾群众集资发展注入新色彩。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不同于产品或议题型专案具有明确标的,订阅式集资将焦点放在「人」,是内容创作者(或团队)在有稳定金流的支持下持续产出内容、与群众保持互动的媒介,因此没有集资期间的限制 。若你曾订阅报章杂誌,订阅式集资的概念就很像是成为特定创作者的「会员」——因为欣赏、信任这个人产出的内容而赞助,并得到一些只有赞助者才看得到的回馈。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2016 上半年,台湾两大订阅式集资平台 PressPlay、SOSreader 分别历经品牌转型、官网调整的过渡期,脚步站妥便接连端出盘盘好菜:英语教学 YouTuber 阿滴英文、由《四方报》编辑团队重组的网路独立媒体《移人》,以及王丹、任明信、黄以曦等横跨政治、文学、影剧评论的作者,更有「人渣文本」以网路文章结合实体出版品《渣誌》回馈给赞助者,免去传统出版流程必须负担的仓储压力。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进入下半年,向来以产品集资为主的啧啧 zeczec 也推出订阅式集资服务,目前成绩最亮眼的是人文知识媒体《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每月赞助金额超过 14 万台币。

订阅式集资适用领域多元,从文学、报导、音乐、插画到影剧都充满可能。在台湾这片有着丰沛创作能量的土地上,能不期待它未来的发展吗?

10. 你爆红,他抄袭?

「如果你正在 Kickstarter 集资,你的产品极有可能已经被中国山寨商盯上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血淋淋的现在进行式。2015 年底 STICKBOX 自拍棒手机壳在 Kickstarter 爆红,到了 2016 年,相似度超高的商品在中国淘宝频频出现、卖得嚣张;另一个倒霉的例子是 2016 年 8 月开始集资的 Fidget Cube纾压方块,明明集资成功后都还没出货,坊间便有众多盗用专案页面图片来建立的购买页面,甚至有设计感粗糙的抄袭品登上 Indiegogo 集资。

周子瑜、陈金锋、月亮杯、聂永真、Pebble,2016 年群 群众观点

众人这才严重地意识到:群众集资热门商品早已成为山寨商的眼中肥羊。难以避免地,提案团队往往得在集资开跑时就向大众清楚表达设计理念与开发过程,才容易建立信任、吸引赞助,但当赞助者热情望向你的同时,山寨商也躲在一旁甜甜地对着你笑。

整体而言,如果要为 2016 年的群众集资议题订出年度关键字,大概就是「试」了吧。

在台湾或欧美都有一些实验性的新尝试,例如 Kickstarter 试图分食直播大饼、前进亚洲市场,台湾的 SOSreader、PressPlay 和啧啧则试着以订阅式集资培养台湾人「付费支持优质内容」的习惯;《众力时代》尝试以亲切角度将群众集资的概念介绍给社会大众,热门新闻事件则引发网友试着思考「能不能透过群众集资改变现况」⋯⋯,暂且不论尝试后带来的影响是利大于弊或停滞不前,只要人们愿意付出多一分思考或行动,这个世界就不会止于孤寂。

是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