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申博Sunbet官网

未来十年台湾会在哪里?趋势科技董事长:要抓住AI浪潮,先改企

全球市场加速更迭之际,未来十年,台湾科技产业的位置在哪?能把握的机会又在哪里?《数位时代》邀请四位不同领域的专家,为我们带来不同的想像。

方向1:善用硬体优势,做服务急起直追!

工研院产经中心主任 苏孟宗

以前台湾做製造业,还在谈微笑曲线、做品牌,当我们都还在缴学费的时候,全世界已经走到生态圈了。对台湾来说,要看清楚现在产业的重要议题,善用我们还有的优势急起直追。过去,台湾在硬体转到软体的过程时就转得不够,无论在人才、应用、市场都比较缺乏。 但现在谈的是人工智慧、物联网,在这一个议题上是硬体软体都有的,不像过去都是软体的世界,一部分会跟硬体的製造效率有关,台湾不能放弃这样的优势。 例如,现在科技产品的趋势都是越做越小越便宜,有一个相反的是萤幕,萤幕尺寸越做越大,因此无论是家里萤幕,或者像是自驾车、VR/AR装置,这些实体产品都是机会。

另外,像是AI要透过大数据、资料蒐集,AI的演算法是一直在进步的,而演算法的周遭跟核心都有我们熟悉的硬体:晶片、感应器,连结到的IC设计、晶圆、封装、半导体产业,甚至传统的硬体终端,手机、汽车电子,这部分台湾都累积很多经验。另外,过去我们谈软硬整合,现在谈的会是「软硬融合」,这个概念过去韩国、中国都提过,后面这个「软」的意思不是软体,而是软实力、也就是服务。未来台湾硬实力要在技术的深度超过别人,软实力就是行业跟应用的Domain Know-how(领域知识)。

未来不可能全世界所有服务、消费都建置在网路上,只要场景拉到实体、拉到线下,就是台湾的机会。现在台湾有没有软实力?要做服务,台湾也还是有发挥空间。例如说智慧交通,我们的ETC(高速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已经有2千万人口的使用量,而且这个系统在很短的时间持续精进,现在也在谈海外输出。

台湾的服务模式不像英系、欧系国家的系统可以称霸全世界,但可以输出到新兴市场,像是东南亚等华人市场有共同诉求的国家,我们的交通环境其实很複杂,有机车、汽车、行人、大众交通,做智慧交通是有优势的。未来十年不管新兴科技怎么变,台湾不一定能够自创大的生态系,但还是会有小的生态系可以发挥,甚至有能力做海外输出,台湾绝对还是可以扮演生态系的关键一员。

方向2:让台湾成为机器人王国!

台湾大学智慧机器人及自动化国际研究中心主任 罗仁权

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目前只开发了10%,纵使40、50年以后,工业机器人绝对都还会有应用!机器人能在4D(Dirty、Dull、Difficult、Dangerous)环境下工作,更是能带动很多产业发展的火车头,它跟食品、纺织、製造各个产业都有连结,经过分析,投资在机器人上带来的槓桿效应也是最高的。这一块市场的需求是很大的,只要你有竞争力,其实就不怕那么多人都在做。

台湾的hardware(硬体)有优势,工业机器人就是非常hardware的技术,你看我们连控制都可以PC-based了。在关键零组件:马达技术、减速机、编码器这些当然还可以做得更好。 我觉得政府应该要痛下决心,把重要的关键零组件产业发展起来,因为这一块如果不掌握,就没办法跟国际竞争。 台湾现在在工业机器人市场,大概只能排到20几名,新政府之前说生产力4.0,现在说智慧机械产业化,其实内涵都是一样的,不过重点是你做事情有没有速度感,有没有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做起来?

另外,服务型机器人也是一块很有潜力的市场,它很典型的是B2C、C2B的生意都可以做,未来面对的更多是一般家庭市场。现在全世界有70亿人口,大家都想要生活品质好,最后量一定会带起来,现在台湾厂商算是有跟上,华硕、宏碁都开始都在动了。回到技术,技术你能不能做得好?未来的机器人也一定会结合AI,它是硬体也是软体,在chip(晶片)这里还是我们的优势。未来全世界都会做AI + Robotics,未来AI也一定会是一个拚胜负的事情。

方向3:要抓住AI浪潮,先改企业脑袋!

趋势科技董事长 张明正

科技典範正在转移,未来十年的下一个主流平台,我是看好人工智慧的。去年AlphaGo让大家对AI认真起来,现在不到一年它就快把一个长久以来的产业颠覆掉了。现在,大家的兴趣甚至将不再是人跟电脑比赛,大家也将不再问「无人自驾车会不会比较不安全?」这种问题,就像以前的ATM一样,大家已经习以为常。我觉得未来AI会变成晶片,会开始verticle(垂直),例如NVIDIA想做AI的GPU,这不会像以前的Intel时代一样,我觉得会有新的竞争者出来、专门做某一方面的事情。未来,AI加上生物科技,会不会有「超人」的出现,我觉得一定会有很大的进展,以前是AI很难超越人,现在变成人很难超越AI。

未来AI会渗入所有产业,它就像当年的micro processor(微处理器)一样,它来得太快太急太重要了。 现在讲的IoT,以后也一定都有某种程度的AI。现在台湾在IoT的重点是有装置、晶片,我觉得这对现在拥有一堆数据、但还没想好怎么用的大企业来说,还是比较占优势。例如说台积电之所以获利率、竞争力强,是因为他掌握了每一个station(机台)每秒的数据,找出不良率的预防方法,这是他在本业里的运用,这会让强者越强。

不过,台湾现在还缺少像是资料科学家这样的人才,学校教育也还多只是停留在data mining(数据挖掘),我们没有教育、公司、人才,在大数据、Hadoop都已经输了一轮。

另外,过去我们做ODM、OEM,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不习惯看到终端使用者的痛点,我们永远不知道市场的痛点在哪里?这些其实也都是软体人才比较不喜欢的文化。所以我觉得未来会是企业文化跟人才战。企业文化要先改,要从原来的SOP架构变成更有创造力的文化,你要去找data、利用data,你还要去try error(试错)、跨部门合作,试着解决市场痛点(pain point)。 最后,我觉得台湾的企业老闆要知道,AI的趋势真的会发生,而且会比你想像得更快一些。企业的文化必须被改变,才比较容易留住人才,就像现在,你一讲你懂AI,很快就被中国、美国挖过去了。

方向4:连结新创,做产品落地的最后一哩!

美商中经合集团董事总经理 朱永光

台湾过去有很完整的製造业产业链,包括硬体设计与製造、晶圆、IT/ICT、无线通讯网路等,拥有具世界水準生产产品的实力,过去优质的製造经验,造就台湾拥有跨领域、跨产业研发、结合的优异能力。 尤其在发展IoT,或是更进一步的Smart IoT,都需要last mile(最后一哩) ,例如很多Kickstarter上的产品延迟产品化或出货的原因,就是因为没能将产品想法落实合作的伙伴,让拥有前端技术的产品可以落地,会是台湾可以切入、善加利用的机会。

台湾要能利用既有优势,扮演着让拥有尖端技术想法产品落地的重要角色。突破传统製造业与代工的围篱,让产品设计、製造合作伙伴的角色浮现。未来十年,以企业的布局而言,鸿海也许是目前值得观察的,看起来正在「拼图」,虽然仍是以代工为主体的企业,布局方面也许仍有些鬆散。但综观近年的发展,包括发展永龄基金会、收购夏普等,鸿海的事业版图正在改变。透过永龄与夏普,发展医疗相关研究,更进一步跨入医疗的投资与研发,尤其收购了夏普之后,不只是表面上的面板事业,更有背后丰富的医疗资源,让鸿海集团可以利用其拥有强大技术再投入及利用之处。

最重要的还是,台湾企业掌门人的思维要改变,不能只是线性思考,要把自己的优势提升到「管理财」的层次。未来十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至少要能看到外面世界的变化,当然大象还是要固守旧有的地盘,但我认为与新创公司接轨,未来可能也会成为重要的一部分。毕竟,相较于大企业,新创公司的动作更灵活,要打国际市场的能量也是更大的,以美商中经合投资的新创团队宅妆为例,他们搭建了房地产、房仲、消费者之间的平台,走出国际市场也更容易。任何产品或平台的创建都需要多方的合作才能成就,台湾只要能善加利用自身的优势,就能持续在科技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上一篇: 下一篇: